冷西

竜之峰帝人&圣边琉璃 无脑猎奇片段【③】

这种玩意为什么我会一写再写呢。

鬼知道?

鬼没回答我。【烟

没存档就电脑死机。

这件事给了我冲击。

于是。

改了预先的正剧向。

变成了不搞笑的搞笑。

才怪。【烟

文笔一如既往还在被我吃着。

以上。

就算接受也。



并不是说事情的发展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而是自己根本就没有这样想过。借着微弱的光线,帝人再次端详,否认了自己刚才可能看错的想法。

难道是因为不久前碰巧看了《吸血鬼卡米拉》续篇的预告,就能梦到其中的客串演员吗……这样也对了,如此荒谬的事,就一定是梦了……

莫名其妙得到了心理安慰的帝人,较之前微微松了口气,他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抬头对上了少女的眼眸。

“那是一双空灵幽深的眸子,明明不悲不喜,却能感受到其中的万千思绪,只是一个对视,说不定就会沉醉于此……”忽然想起不知从那里看到的评价,帝人对此表示赞许。

紧张感好像变淡几分,帝人站起身子,由仰视变为俯视让他不再那么压抑,终于注意到了面前少女做工精致但稍有破烂的衣服,露出了部分雪肌,胸口处还沾染了不少血渍,大部分都干枯发黑,但……他仔细一看,竟仍有红色液体从中流出。

我,我到底在梦什么啊……这种梦不管从哪种意义上来说都……

许是帝人的视线太过明显,圣边琉璃也一同低下头看了看胸前,接着抬头看向他的眼神便有些怪异。

“欸……欸欸——!不,不不不,不是您想的那样……是……”帝人察觉到琉璃的目光,愣了一会,马上变得面红耳赤,急急忙忙解释道,但也解释不出来个所以然。

“…什么是那样,如果说一切都是巧合的话也太……”少女清冷的声音如她面容一般平静,她稍微停顿了下,跳过那个形容词。“…您的手里还拿着呢,罪证。”

原来对偶像的保护已经如此细致入微了吗,看一下就是犯……等等!我根本就没有……说罪证什么的……

他本想下意识想摊手,然后意识到自己手里一直紧握着手枪。

难道说——

“你误会了圣边小姐!这是——”想要澄清误会的话语刚刚出口,就被偶像小姐接下来的话打断。

“…杀手先生看上去很稚嫩,枪法却还不错,如果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说不定就会一枪正中心脏。”琉璃仿佛在叙述他人的事一样自然平淡,但她的行动却截然相反,动作行云流水,快得让帝人来不及反应,等反应过来后发现自己被人扼住脖子,压在身下,而手中的枪已经被击飞到了远处的角落,身上的那位似是松了口气,轻轻说道:“…但竟然用了减弱物理攻击的银弹,果然事先做了一番调查吧。”

“……”

“…或许以前也就顺其自然的被你杀死了吧,但是现在恐怕不行了…”似是想到什么,琉璃初次露出微笑,接着又带着几分歉意“所以你只能……”

不知为何那双看似柔若纤细的手竟使他完全挣脱不开,恍惚间帝人开始质疑起了杂志上公布的圣边琉璃小姐体重是否属实。


竜之峰帝人&圣边琉璃无脑猎奇片段【正帝正续写】

非常感谢我的正帝向指导 @梨花开。 

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人。

这是第一次接触。

与其说想写不如说刹不住车。

原作是我,因为文笔一直在被我吃着。【烟

但被指出了不足后。

变得更加合理了。

最后竟还亲自上阵。

再次感谢 @梨花开。 ,梨子小姐。

真是一个可爱的人啊。【烟

然后呢

你哪里都可爱反驳自己可爱这点也很可爱我不走咱们还是好闺蜜请不要殴打我我并不可爱。

还有吗。【烟

文末【】中的是我自己乱加的。

拒绝谈人生吃药否系列。

不过标签加了两个奇怪的东西后应该就够隐蔽安全了。【烟

以上。


龙之峰帝人怕鬼,这似乎是从他记事起就有的特性了。如果说怕鬼这种事是天生的,那他就是与生俱来,如果说是有什么契机引发或是后天养成,那他,他也不知道就是了。

但他还是怕鬼,很怕,只要是关于灵异的东西都怕。
身为帝人的死党兼损友,纪田正臣,自然是熟知这个特性,他甚至经常拿这种事开涮,那一段时间他几乎搜集遍了街坊老人间口中关于鬼怪的传说异事,也会从童话里找几个略微吓人血腥的片段,东西结合,找着机会就想讲给帝人听,起初帝人还会乖乖上当,听到可怕的地方也只是捂上耳朵大叫抗议,但后来抗拒之心明显增强,有时见到正臣刚要张口讲话就自觉和对方拉开距离或是急急忙忙想把玩伴的嘴堵上。所以机会越来越少。
但正臣还是熊,很熊。
于是吓人的手段多了起来。
然而,纪田同学的吓人事业并没有维持长久,他本来是打算吓帝人一辈子的,如果还依旧害怕的话。
那是放寒假前一天的一个下午,明明是冬天,天却分外晴朗,学生们欢呼雀跃,仿佛是忘了作业一事,而因太过剧烈的活蹦乱跳崴了脚以致早早下场却不肯回家的纪田同学,只得百无聊赖的坐在教室里,至少我可以一个人人静静享受着冬日的阳光,身体不活跃,连人也变得多愁善感了啊,正臣自认为诗意的对自己感慨。
但他的视线依然追寻着窗外跑跳的身影,他脸上的表情也更加落寞。
他并不知道。
但帝人留意到了。
龙之峰帝人并不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捉蜻蜓,捕独角仙,多是正臣提议强制性拉着他去的。此时视线一扫看到了趴在窗口上一脸孤寂又羡慕的正臣,眼睛就没再移开。好像被囚禁于高塔只能等着王子或骑士解救的公主啊,他被自己这个比喻逗笑了。
那么自己是不是就能试着当一下这个王子呢?
脑中回忆起过往这家伙大半夜打电话来讲鬼故事吓得自己一个晚上没睡好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到学校去上课并且罕见的睡着了然后被老师罚站的悲伤故事,心中的念头蠢蠢欲动。
报复的机会终于来了。
他蹑手蹑脚地从后门进去,然后猛地扑了过去。正臣在帝人将要扑到他身上的前几秒发现了难得想要恶作剧的竹马,来不及惊讶或调侃立刻往旁边一侧身。但是由于冲击力还是和帝人一起跌到了地上。“呜哇…好痛!”
帝人本来很是得意,这大概是他为数不多能够看到正臣因为自己的行动而显得狼狈的时候,虽然事实上并没有达成原本的目标。但看到正臣摔倒在地又想起了对方的脚伤,那点小得意马上消失殆尽,慌乱地将他扶起,
“对,对不起!正臣你没事吧……”
正臣被扶了起来,他脸色微红,但还是迅速摆出平日的那种笑容。
“根本什么事都没有——伟大的纪田正臣早就发现了你的诡计,只是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只好让你一次啦!…”
“欸,可是正臣摔到地上了哦?”
“…那是因为帝人你太重了,我没来得及躲开!”
“什么啊,随便嘲笑别人的体重可是不好的。而且我记得体检单上我比你瘦…”
“呃…总之就是因为我没来得及反应你才可以得逞的!”
“正臣,被戳到痛处了呢。但是这次算我一胜吧…?啊啊对了…!你的脚,脚还好吗?”
“当然就像我说的那样没事啦,只是叫出来想看看帝人你会不会担心嘛,噗。”
“好过分…”
帝人的话音未落,正臣又指着他身后大叫起来。“哇,帝人,别回头!你身后有……”
“有你个头啊闭嘴正臣!”
听到开头内心刹那间差点炸起来,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全就赶紧用粗暴的语言打断了他,帝人捂住自己的耳朵与他拉开距离暗叹一口气。
“呀…有长进了嘛,帝人!”
正臣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帝人望着他的笑容,原本还有些气也被友人的笑声抵消,有些无奈的随他一起笑出声来。
西下的斜阳将橙黄色的温暖光芒洒满教室。
但彼此的笑容比阳光还灿烂,他们这样想着。

 

【帝人果然还是笑起来看的更舒服些,正臣望着他的双眼,要不然我去试着专攻一下笑话?

正臣现在是换牙期吗,缺了两颗牙笑起来有点傻,帝人看着他的嘴角,但果然比起先前那种表情,适合多了。

我希望你露出的最多表情,就是微笑。】





竜之峰帝人&圣边琉璃 无脑猎奇片段【②】

这种东西竟然能有后续。【烟

有点正帝正倾向?

私设注意。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

……哦。

鬼也不知道。【烟

以上。

就算接受也……

龙之峰帝人怕鬼,这似乎是从他记事起就有的特性了。如果说怕鬼这种事是天生的,那他就是与生俱来,如果说是有什么契机引发或是后天养成,那他,他也不知道就是了。

但他还是怕鬼,很怕,就连那些灵异的东西也怕。

身为帝人的死党兼损友,纪田正臣,自然是熟知这个特性,他甚至经常拿这种事开涮,那一段时间他几乎搜集遍了街坊老人间口中关于鬼怪的传说异事,也会从童话里找几个略微吓人血腥的片段,东西结合,找着机会就想讲给帝人听,起初帝人还会乖乖上当,听到可怕的地方也只是捂上耳朵大叫抗议,但后来抗拒之心明显增强,有时见到正臣刚要张口讲话就远离或是想要直接把玩伴的嘴堵上。所以机会越来越少。

但正臣还是熊,很熊。

于是吓人的手段多了起来。

阅历见识随着年龄一同增长,心智逐渐成熟,自然不会同儿时一样那般惧怕。现在想来,怕得更多得是鬼怪出其不意凶残怪异的特性而不是其本身。所以如果见到真的鬼怪说不定好奇惊讶会多过恐惧,但看到小说或影视中为了恐怖而营造的气氛多半还会心里发憷,只是不再表现得那么明显。

这大概也是拜自己那幼驯染所赐,帝人不止一次这么无奈想到。

说到所谓的恐怖气氛,自己目前所处的仓库应该算得上一个很好的示例。

想到这里,帝人变得有些束手束脚,这只是一个梦,他对自己说,就跟先前那几个荒诞的梦一样。

但是并无太大卵用,他之前觉得有些冷的手脚现在愈发冰凉,啊啊真是,帝人蹲下身摩挲着地面,指尖传来粗糙微凉的触感让他恍了神,原先的梦也有这般真实么。

他觉得周围有些静得可怕,一股奇异氛围蔓延开来,为了打破这份寂静,帝人刚准备站起身探查环境,斜后方就传来声响,像是女性轻微的呻吟,也有疑似衣物间的摩擦作响。

等,等等,我并不是要这种展开的打破寂静啊……

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刚才那个方位应该就是尸体所在,是否转头的矛盾心理萦绕心头,在他还没来得及下决断的时候,那具声音来源的尸体就已经善解人意地移动到了他的视线范围内。

有头。

没有想象中那么惨不忍睹。

好像还活着,原来不是尸体啊……

这,这位是……

帝人微微睁大了双眼,在他看清那人的面容之后。

那是一张有几处血污却依然白皙的脸,那是一个他陌生而又熟悉的人。

说是陌生,因为把这次算上也不过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说是熟悉,则是因为经常能从大到电影海报杂志封面小到某面包车贴车内挂饰见到其身影,就算不了解,至少也应该听说过的那位。

当红人气偶像,圣边琉璃小姐。

竜之峰帝人&圣边琉璃 无脑猎奇片段

作者有病系列

作者有病系列

作者有病系列

作者有病系列 

文笔是什么已经被我吃了。

文笔是什么已经被我吃了。

文笔是什么已经被我吃了。

文笔是什么已经被我吃了。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然而我喜欢四这个数字【烟

并无太多cp感

拒绝谈逻辑人生吃药否

其实我写这么多卵用我又不可能打什么正常tag【烟

以上

就算接受也不要……

不行我要填满预览但是又不想废话可是我好像一直在废话……【烟




谁知道填没填满【烟

醒来时,视线触及之处不是自家熟悉的天花板而是昏暗灰茫疑似废旧停车场或是仓库的顶部,这大概是足以让人从朦胧睡梦中直接惊醒的事。当然,不排除有神经粗壮的家伙认为还没有从梦境中走出,反而接着睡去。而此时名为龙之峰帝人的少年并无以上两种反应,他爬起的同时下意识拍打身上残留的土灰,才意识到自己的手上紧紧握着的是什么。

这应该是一把手枪,他想,或者说不是应该,这就是一把手枪,枪托与手的体温一样冰冷,湿漉漉的,许是握着久了,可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握了多久。龙子峰帝人低头盯着地上凝固好久的暗红色固体,莫名有些作呕,面容沉静,嘴角微翘,眼中的恍惚与兴奋一扫而过。没来由的,他没有放下手中的枪,依旧紧紧攥着。

照常理来说,虽经过一些不大不小的风浪,帝人也还没达到遇突发事件都可波澜不惊的境界(自然,进化到那种程度,与危机成正比的刺激乐趣就会消失大半)。此时表面上看去沉着冷静,除了兴趣追求占小部分因素,关键还是在于他近一段时间以来一直被这种略显诡谲不符常理的梦所困扰。

就像上一周梦到自己的小学弟面露痴笑带着一箱子原子笔来找他玩耍,或是前几天戴着假发的正臣一脸严肃说帝人我们还是做姐妹吧,再不然就是看见池袋最强面带微笑拖着一脸阴郁的新宿最恶去了正在搞情侣活动的甜品店。前几个他可能还犹豫于学弟的爱好友人的脑筋具有不稳定性,但后面那个就是当机立断确认了正在做梦。

俗话有句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然而帝人觉得自己完全就是个反例,且不说之前那些某种意义上可以称得上是恐怖片的梦境片段,就是自己目前所处的地方就完全能够当鬼片的拍摄现场,帝人思索着,活动了下关节,他觉得有些冷,环顾四周,荒废的仓库,昏暗的光线,地面上疑似血液的暗红色凝结块,说不定某处还有个无头尸体(虽说这样想好像莫名对塞尔提小姐不太礼貌)……啊,真的有啊……

帝人觉得自己的血液和地面上的一样变得凝固。

肯定是梦没错了,他对自己说道,其实之前那些黑色幽默搞笑番还不错来着,他这样想。